AD

猪肉在CPI中的权数被调低了吗?

[2019-07-17 14:08:37]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问与答:问题:“CPI中猪肉项的权数是不是被人为调低了?权数的变动对于CPI同比走势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回答:我国CPI权数调整素有“五年一大调、一年一小调”

问与答:

问题:

“CPI中猪肉项的权数是不是被人为调低了?权数的变动对于CPI同比走势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回答:

我国CPI权数调整素有“五年一大调、一年一小调”的传统,故从理论上讲,我们不应当看到每年年中各分项权数出现明显变动。

但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进行反推,历年年中猪肉项的权数并不固定,特别是从2019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猪肉项权数自1月份的2.5%下降至6月份的2.13%,降幅达到0.37个百分点,而源于“四舍五入”效应的扰动最多只能解释大约0.22个百分点的降幅(占比大约60%),而剩下的0.15个百分点的权数降幅并未得到解释,相比而言,2017、2018年的猪肉项权数波动则基本可以用“四舍五入”效应的扰动进行解释。

单单考虑猪肉项权数下降的影响,今年上半年CPI同比最大被压低了0.11个百分点,调整后的5、6月份CPI同比为2.8%也并未突破“3%”的经验政策阈值,目前仍未造成实质性影响。但考虑到今年下半年猪肉价格涨幅大概率将进一步扩大,根据农业农村部专家所预测的70%涨幅,并假设猪肉项权数维持在6月份的2.13%不变,CPI同比可能将由于权数的下降而被压低0.26个百分点,如果进一步考虑涨幅与权数的“此消彼长”关系则压低幅度可能更大。这可能是后续预测CPI同比难以忽视的一点。

分析:

一、从猪肉权数与其同比之间的“此消彼长”说起

我国CPI的权数调整素有“五年一大调、一年一小调”的传统,且考虑到我国的CPI计算使用拉氏公式(公式1.1),故从理论上讲,我们不应当在每年的年中看到运用单项拉动幅度、与该项同比增速所反算出来的相应权数(wi)出现明显的变化。

但近几个月以来,利用统计局所公布的数据以及以上方法算出的猪肉在CPI中的权数出现明显下降,今年1-6月份猪肉项的权数由2.5%降至2.13%,降幅达到0.37个百分点,且呈现出明显的猪肉价格同比涨幅与猪肉项权数“此消彼长”的关系,这一“异常”引发激情图片关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使用同样的方法回溯计算了2016年以来猪肉项在每年年内的权数,发现过去几年猪肉项在年内的权数一直都不稳定,在过往年份中猪肉价格同比涨幅与猪肉项权数之间也存在比较明显的“此消彼长”关系。且从过往年份内猪肉项权数的波动情况来看,波动幅度大致都在0.5个百分点左右的水平,今年以来的情况似乎并不显得特别。

而事实上,我们也通过上述方法同样计算了其它食品类项目的权数变动情况,可以发现除了猪肉项之外的其它食品类项目的权重大多出现下降,除了水产品项目单项的权重出现了抬升,其它项目的权数在年内也并不固定。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

E街风时尚网 五月天娱乐网 美丽女性网 红粉女性网 中国彩虹热线